包集新闻网>国际>博尔顿被开 到底和中国有什么关系?

博尔顿被开 到底和中国有什么关系?

2019-12-02 16:37:21

资料来源:《环球时报》

原标题:博尔顿开幕。博尔顿和中国是什么关系?

博尔顿走了。

尽管目前还不清楚博尔顿是开了特朗普还是特朗普开了博尔顿,但美国公众舆论普遍欢迎博尔顿的离开:他最终离开了。

传统上,国家安全助理的主要职责是监督纪律严明的决策过程,包括国务院、五角大楼和情报机构,并为总统做出重大决策。

博尔顿没有这样做。他已经成功地完成了相当多的工作,尽管主要是负面的。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上周,他说服白宫违反了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协议,美国国务院为此协议举行了近一年的艰难谈判。

我们想问,博尔顿是突然离开的吗?美国国内外事务将会发生什么变化?这和中国有什么关系?

突然?

吴心伯:博尔顿的解雇并不突然。早在6月份左右,就有消息称博尔顿和特朗普有很大不同。从那以后,外界一直在等待靴子落下。我想很多人都想知道特朗普为什么没有早点让他开业。

现在特朗普的外交生涯已经结束,即将收获果实。但是博尔顿是一个极端鹰派的人。他不是为总统服务,而是为他自己的长期政策理念服务。因此,自上任以来,他一直奉行极端鹰派的政策,这很容易损害特朗普的成就。

例如,在伊朗问题上,博尔顿一直在推动对伊朗的战争,但特朗普在战争开始前10分钟停止了行动。你知道,博尔顿想在乔治·布什的领导下与伊朗作战,而他仍在推动特朗普领导下的对伊拉克战争,显然是为了实现他那时候没有实现的长期愿望。

另一个例子是与朝鲜的会谈。上次,“金大中”没有谈到越南的任何结果。报道还称博尔顿在会谈中扮演了负面角色。还与塔利班进行了会谈。据说博尔顿代表的极端鹰派反对邀请塔利班领导人访问美国。委内瑞拉也是如此。博尔顿在支持委内瑞拉反对派推翻马杜罗政权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这些问题都是特朗普希望取得成就和收获成果的领域。然而,博尔顿的极端鹰派立场打乱了特朗普的政策议程,让特朗普觉得自己再也不能被利用了。

李海东:波顿辞职了。首先,他关于政权更迭的想法与特朗普试图逃避外部世界、不关心其他国家事务的想法不一致。

无论是委内瑞拉事件、从阿富汗撤军、伊朗问题等等。博尔顿和特朗普之间的交流不是建设性的。有报道称,这两人经常争吵,这表明博尔顿没有恰当地表明自己的立场。他是总统的安全顾问,服从总统。他应该根据总统的意见调整自己的想法,而不是相反。

其次,在特朗普看来,博尔顿发起的许多政权更迭对美国没有什么积极和建设性的影响。美国不想被困在这样的事情中,这与特朗普让世界为美国而不是美国为世界做出贡献的想法背道而驰。

博尔顿故意透露“将向哥伦比亚派遣5000名士兵”,这似乎吓坏了马杜罗。

第三,博尔顿与特朗普团队其他成员的关系并不和谐。博尔顿习惯于在工作中带头,不与他人合作。有传言说博尔顿和伯恩斯关系不好,和庞贝关系不好,和库什纳家族关系不好。

在工作信任方面,特朗普更信任庞贝和伯恩斯,更不用说库什纳了。博尔顿和特朗普高度信任的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特朗普自然无法忍受他。

从博尔顿的个人性格、他与总统相处的方式、与总统顾问团队的协调程度以及他的许多政策建议不从属于美国的优先事项这一事实来看,除掉博尔顿是合理的。考虑到特朗普的风格,特朗普喜欢产生戏剧性的效果,所以这次在推特上宣布博尔顿的离开并不突然。

什么信号?

吴心伯:除了他极端的鹰派立场,波顿还有一种极端的个人风格。坦率地说,和别人相处很难,美国政界的人太扭曲了,无法和他相处。

就美国国内政治而言,他的离开肯定会削弱他级别上的超级鹰派,但在美国中部仍有许多超级鹰派。此外,对于特朗普团队的其他成员来说,他们会觉得自己已经拔掉了自己的一根刺。

从美国外交的角度来看,特朗普关心的几个问题可能会有所进展。例如,是否尽快与伊朗开始谈判,至少美国和伊朗在表面上没有接触,能够谈论它是一个进步。

在与塔利班的会谈中,特朗普不想失去他所有的成就。他仍然希望从阿富汗撤军,尤其是如果他能在明年大选年前从阿富汗撤军数千人,这也是特朗普选择的有利信号。

尽快恢复与朝鲜的谈判并取得进展,这也是特朗普关心的问题。

与中国是什么关系?

李海东:美国对华政策的基调和节奏已经很明显了。此外,博尔顿关于中国问题的声明是零星和不系统的。他的主要精力不在中国。

博尔顿将一群人带到国家安全委员会,其中不包括关注中国事务的人。博尔顿离开后,国家安全委员会肯定会改变。特朗普将逐渐改变他的支持者和他带来的支持者。这意味着国家安全委员会在特朗普外交安全政策中的作用和权重将逐渐下降。

因此,博尔顿的离开将对特朗普的中国政策产生有限的影响,美国对华政策将继续保持先前的步伐。

目前,庞贝和伯恩斯是谈论中国最多的美国高官。他们是两个更重要的人物。

吴心伯:博尔顿无疑是中国的鹰派。一个明显的例子是,自一年多前就职以来,他从未访问过中国。可以说,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不应该这样做。他甚至去了俄罗斯,但他没有来中国,也不愿意与中国接触。

他不仅没有来中国,而且在访问世界其他地方时也谈论中国,世界都在说中国的坏话。坦率地说,他敌视中国,不愿与中国对话。

对于中美关系来说,美国总统国家安全助理的职位相当重要。博尔顿的统治首先影响了中美高级官员之间的沟通,至少缺乏国家安全助理级别的沟通渠道。

过去,我们更喜欢与总统的国家安全助理打交道。当我们谈到这一点时,我们可以想到基辛格帮助打破了中美关系的僵局。

其次,博尔顿对中国的政策立场和情绪将鼓励美国政府对中国的强硬力量。

可以说,白宫反对中国的代表性极端鹰派主要是两个人,一个是博尔顿,另一个是纳瓦罗。这两个人在中国问题上串通一气。从这个角度来看,博尔顿的离开对中美关系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至于这是否是件好事,这取决于谁将接替他。

施尹红:博尔顿的离开可以说对美国对华政策没有重大影响。博尔顿过去从未成为特朗普的主要决策者之一,也没有在制定对华强硬政策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只能说博尔顿并没有在一些对华政策中对美国的强硬态度做出决定性的贡献。

特朗普本人、副总统伯恩斯、贸易代表莱蒂齐兹、国务卿庞贝、国防部长埃斯珀以及其他对华强硬派人数众多。他们在与中国制定政策方面拥有更大的权力和影响力。

继博尔顿之后,无论是更换对中国更强硬还是不那么强硬的国家安全顾问,都不会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总体方向产生重大影响。

至于有些人认为博尔顿在任期间在伊朗、朝鲜、委内瑞拉、阿富汗等问题上的频繁努力客观上转移了对中国的火力,这种想法是不正确的。

因为在博尔顿推动的美国对伊朗、朝鲜、委内瑞拉和阿富汗的政策中,每当美国实施军事外交制裁或为军事打击做准备时,都会给中国与这些国家的关系或这些问题上的局势带来重要而明显的困难。

此外,特朗普政府早在2017年底就正式将中国列为短期、中期和长期的主要对手。即使美国对上述国家施加了巨大压力,也没有显著缓解美国对华政策。

执笔/鸽子叨、刀贱笑

内蒙古快3 uedbet 1分钟pk10 浙江十一选五